上海再塑实业有限公司-多来米雕塑123diaosu
 
 
产品导航

不锈钢雕塑

    锻铜雕塑

      铸铜雕塑

        玻璃钢雕塑

          卡通雕塑

            砂岩雕塑

              石雕石刻
                站内搜索
                雕塑案例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正荣幸福城邦不锈钢雕塑 正荣幸福城邦不锈钢雕塑
                2016/9/8
                正荣苏南幸福城邦示范区雕塑 正荣苏南幸福城邦示范区雕塑
                2016/9/8
                金山教育学院耐候钢雕塑 金山教育学院耐候钢雕塑
                2016/9/8
                多来米博客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上海雕塑公司——再塑13年主...
                上海多来米不锈钢雕塑--雕塑...
                上海多来米砂岩雕塑公司带您去...
                加勒比海奇妙的海底雕塑博物馆
                友情链接
                砂岩浮雕
                上海雕塑公司
                多来米不锈钢雕塑厂
                城市广场雕塑
                上海不锈钢雕塑专家
                上海砂岩雕塑
                上海锻铜雕塑
                上海砂岩雕塑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多来米博客
                《罗丹的情人》:形而上学的孤独 永恒的寄托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0-12-08    分类:娱乐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电影《罗丹的情人》的结尾有张卡蜜儿晚年的相片:苍老,但表情执拗。这令我想起了张爱玲去世的那年,报章上登出的她晚年的相片,同样苍老且表情不羁,手里握着一张报纸,上面写着“主席金日成昨猝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《罗丹的情人》剧照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世人对他们的评价有某种相似,都认为是罗丹或胡兰成耗尽了她们的旷世才情。女人的一世情殇在男人那里不过是悠长生命的匆忙一瞥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这种怨妇似的说辞,我当然始终嗤之以鼻的。这倒不是给他们辩护,我只是认为,爱这个东西,在男人那里和女人那里是不同的,或者更确切的说,在男人的话语系统中根本找不到“爱”这个名词。就像在中国的古典学系统中,只有“仁者爱人”的“爱”,没有情爱的“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但对女人而言,女人本身就是爱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卡蜜儿自幼显示出惊人的雕塑才华。在电影里,他的父亲扮演了她第一个知己的角色,父亲也是一个男人。父亲希望她能够成名,光耀门楣。既然当时第一流的雕塑家是罗丹,那么卡蜜儿遇见罗丹并不是什么命运的交叉,而是时间的赐予。只是,卡蜜儿对雕塑迸发出了太多的热情,她的心火逼迫她必须前进,去雕塑或者去爱。看电影的时候,卡蜜儿手里雕刻刀的声音像极了呻吟,声音的隐喻似乎暗示,卡蜜儿对雕塑付出的是不折不扣的爱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罗丹并非风流倜傥,只是藉才情而放荡。电影似乎刻画罗丹的才情不如卡蜜儿,这是错误的。在历史上,罗丹不仅是现代雕塑的第一位大师,而且是全部雕塑史中的大师,从他上溯只能是米开朗基罗。罗丹甚至是米开朗基罗和古希腊雕塑大师菲狄亚斯的现代合体。正因为罗丹的才华的确远大于卡蜜儿,所以卡蜜儿才会因为对雕塑的爱而过渡到去爱罗丹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卡蜜儿爱罗丹多少并不清楚,但她一定是深爱雕塑的。女人的悲哀往往在于,如果她深爱一个抽象的东西,学术或者艺术,就必须落实到某个具体的男人身上才行。张爱玲亦如是。因为这种爱的对象是具体的人,也就可以不怎么关乎肉体,只要“是这个人”就行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而男人则不是,他可以深爱某种抽象的学术或艺术或战争,甚至连爱的女人都可以是抽象的。换句话说,对男人而言,只要“是个女人”,可以做爱,就能接受,至于具体是谁差不多就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男人的爱与女人的爱根本不是一个词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这也就是西美尔所描述的,男人与女人彼此都具有“形而上学的孤独”。而这种孤独是永恒的。所以,男人的悲哀在于永远无法寄托自己的心灵,只得不停的放逐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电影中,卡蜜儿凭着回忆为罗丹塑了一个半身像,这也是罗丹所有半身像中最好的。在这里,罗丹虽然不在卡蜜儿身边,但她完全可以和塑像依偎在一起,用石头代替这个男人的肉体。反过来,假如一个男人号称思念不在身边的女人,无法排解,就很可能去叫鸡或者出轨了。所以,卡蜜儿塑好罗丹像后,写给罗丹的信里的一句话令我无比伤感: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我裸身而眠当作你在身侧,但醒来时却不见你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罗丹对卡蜜儿的一个作品有着很深的误解。但这不能说罗丹故意中伤她。相反,真实的情况是罗丹尽可能的提携、帮助她。按照电影的情节,卡蜜儿的弟弟保罗能够进入法国外交部也是罗丹的帮助。而保罗最后成为后浪漫主义时期名噪一时的诗人和剧作家,并担任驻日本大使,在中国呆了14年。这多少也是罗丹的帮助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卡蜜儿的疯癫,是她原本可以藉着对罗丹的爱,把内心的火焰和才情发挥出来。但是罗丹出于对他的另一个女人的内疚,也出于对卡蜜儿热烈爱慕的害怕而关上了这扇爱的大门。无法排解的爱欲(eros,在这里不是爱智慧,而是爱艺术)导致了卡蜜儿终于疯癫,并疯了整整三十年。她最后的精神支柱不是别人,而是她的弟弟,这也是一个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但她留下了作品,这是万幸。罗丹亦不是庸人,这也是万幸。因为这世上有太多这样的女子,倘若她衷心信赖、并甘愿为之奉献全部才情和感情的那个男人,最后被历史证明只是个平庸鼠辈,这才是真正的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张爱玲与胡兰成的情事,也可以如是观。胡氏其实是乱世妖媚,当然比不上罗丹,也上不了历史的台面,但总算一世之情人,文人之异型,多少留下些东西。而且,张爱玲聪明,自己仁至义尽,早早放手,一辈子也就过来了。至于是悲是喜,外人不足道也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上海再塑实业有限公司-多来米雕塑123diaosu   地址:上海嘉定黄渡开发路48号上海雕塑厂(近嘉松北路博园路)   邮政编码:201804
                联系人:范先生   电话:021-51036918   手机:13370062158   传真:021-51036918
    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一比多  |  免责声明 | 隐私声明
                沪ICP备09067837号
                •  
                • 021-51036918
                • 13370062158
                • 021-51036918
                • 998diaosu@163.com
                <%---站点编号 ----%> <%---页面编号 ----%> <%---页面参数1 ----%> <%---页面参数2----%> <%---页面参数3 ----%>